005期特码资料
<center id="wskqy"></center>
<center id="wskqy"><div id="wskqy"></div></center>
<samp id="wskqy"></samp>
<menu id="wskqy"><code id="wskqy"></code></menu>
法律咨詢熱線: 0592-5169838
發布時間:2018年5月9日
  公司分立之債權人利益保護程序
  債權人保護程序之于公司分立制度尤為重要,否則,股東的收益將建立在對公司債權人進行掠奪的基礎之上,這與法律公平正義的抽象價值顯然相悖。公司分立中,針對債權人的保護程序分為事前保護和事后保護。事前保護主要體現為知情權和異議權,事后保護主要體現在繼承公司對分立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的具體制度設計上。例如《意大利民法典》第2504條附加七條是針對公司分立的規定,其第四款準用第2503條,第2503條規定:只有在登記或者根據要求于意大利共和國官方公報上發表參與公司的決議的2個月之后,才能實行合并,除非在履行2501條附加一條第三款和第四款規定的行為之前享有債權的人分別予以同意,向未給予同意的債權人實行清償,或者將相應錢款寄存在一家信用機構。在上述期限內,第一款列舉的債權人可以提出異議。即使提出異議,法院仍可以決定在由公司提供適當擔保后實行合并。又如《日本商法典》第374條之4第一項規定:于新設分立之際,公司分立計劃書經股東會同意后兩周內,分立公司對其債權人定一定之期間(1個月以上)使債權人可對之提出異議,如有提出異議者,應在公報公告之;吸收分立與此大體相同[5]針對分割型公司分立,無論新設分立還是吸收分立,于所定期間之內,有債權人異議時,公司應對該債權人為清償,或提供擔保或以相當之財產為信托。但如分立對該債權人無損害之虞時,則無庸提供擔保或信托財產。反之期間內無人異議時,則視為債權人承認分立計劃書或分立契約書。[6]韓國《商法》的規定,單純分立時原則上無須進行債權人保護程序,但有兩種例外情形:一是新設公司的責任被限制時,因其責任主體有變化,故須保護債權人,這為韓國《商法》第530條之9的4所明文確定;二是向分立公司的股東支付交付金時,這導致為公司債權人的擔保財產減少,故須保護債權人,韓國學界將其視為是準資本減少,認為應準用韓國《商法》第439條之債權人保護程序。
  根據我國現行《公司法》的規定,我國是通過事前保護機制對公司分立債權人提供保護的,可與上述域外立法例歸于一類。
  關于公司分立中債權人的異議權尚有兩個問題值得探討:一是若法定期間內無人異議時,即無債權人要求清償或提供擔保,應作如何推定?筆者認為應視為債權人已承認分立計劃書或分立契約書。《關于外商投資企業合并與分立的規定》也采此意見,其第26條第二款規定:如果公司債權人未在前款規定期限內行使有關權利,視為債權人同意擬合并或分立公司的債權、債務承繼方案,該債權人的主張不得影響公司的合并或分立進程。二是如何界定債權范圍?筆者建議采日本立法例的方法,即對已屆清償期的債權當然應為清償,對未屆清償期的債權亦應為期前清償。
  公司分立中債權人利益的事后保護機制主要是通過分立后公司的責任承擔來實現。域外立法大致上體現為兩種思路,一種以英國及我國臺灣地區公司法為代表,他們將繼承公司承擔所謂連帶責任限制在一定范圍內。例如英國公司法規定:新設公司以其由分立公司承繼下來的凈資產的價額為限,對分立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8]國臺灣地區《公司法》第319條之1規定:分立后受讓營業之既存公司或新設公司,應就分立前公司所負債務于其受讓營業之出資范圍負連帶清償責任,但債權人之連帶清償責任請求權,自分割基準日起二年內不行使而消滅。另一種以法國和韓國商法為代表,他們以繼承公司承擔連帶責任為通常情況,以分立相關公司根據自行約定的債務范圍或以與分立所涉及的營業有關的債務為對象各自承擔責任為例外。例如韓國《商法》第530條之9第一款規定:因分立或者分立合并而被設立的公司或者存續公司,關于分立或者分立合并之前的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但是第二款隨后規定:不受第一款規定的限制,被分立的公司依第530條之3第二款之規定的決議,因分立或者分立合并而設立公司時,可以使被設立的公司只承擔公司債務中的相當于所出資的財產部分的債務,在此情形下,若被分立的公司存續,只承擔因分立或者分立合并而被設立的公司不承擔的債務。法國《公司法》第385條規定:分立所生出資的受讓公司替代被分立的公司,成為被分立公司的公司債債權人和非公司債債權人的連帶債務人,對他們而言,這種替代不導致公司債務的更新。法國《公司法》第386條第一款規定:與前條規定不一樣,可以規定分立的受讓公司,僅對由被分立公司分配給他們各自負擔的債務部分承擔責任,而他們間無連帶關系。[9]言之,即原則上由分立所涉及的各公司承擔連帶責任,但是,他們也可以具體分配債務并規定繼承公司只對他們所承繼的債務承擔責任。該規定可以促進公司分立制度的運用,而且便于實務中操作。
  由上述立法例可以看出,在公司分立中應該將債權人的利益放于重要地位,因為不加規制的公司分立首先會降低債權所有人最初所依賴的責任財產的數量或改變責任財產的性質,但與此同時,也應當避免讓債權人在分立過程中過分干預分立的進程,導致分立程序過于繁瑣,嚴重偏離公司分立制度的效率取向。
  結合上述立法例,筆者建議將公司分立債權人利益保護制度設計為:在公司分立前,應切實保護債權人的知情權;涉及合并的公司分立情形,債權人享有異議權;不涉及合并的公司分立情形,債權人原則上沒有異議權,但若新設公司的責任被限制時,或分立公司的股東取得交付金時,作為例外情形,債權人有異議權,法定期間內無人異議時,視為債權人已承認分立計劃書或分立契約書。異議權的行使方法可采我國現行《公司法》規定的方法。公司分立后,若有證據證明,由于當事人的過錯,致使債權人的資訊取得權或異議權未得到實現,或根據法律規定債權人不享有異議權的,繼承公司與分立公司應當對債權人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但繼承公司承擔連帶責任的范圍限定在其承繼下來的凈資產的價額之內。債權人的連帶清償責任請求權,自公司分立登記之日起二年內不行使而消滅。

广东麻将吃胡能吃哪家
<center id="wskqy"></center>
<center id="wskqy"><div id="wskqy"></div></center>
<samp id="wskqy"></samp>
<menu id="wskqy"><code id="wskqy"></code></menu>
<center id="wskqy"></center>
<center id="wskqy"><div id="wskqy"></div></center>
<samp id="wskqy"></samp>
<menu id="wskqy"><code id="wskqy"></code></menu>
时时彩免费软件下载 北京pk10走势下载 广东时时官网评价 数数字游戏1到21 娱乐之我能无限升级 牌九至尊现金版下载 e彩票app下载送彩金22 90比分网即时比分 快三怎么看大小单双 比分直播雷速 江苏时时票开奖结果 五分pk拾计划app 新时时走势图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北京晒车pk10直播开奖 后三万能码